2014年2月6日星期四

《紅包》



紅包(壓歲錢)(Red Packets),
廣東港澳台等地亦稱之爲“利是”
名詞包着錢的紅紙包兒;
用於喜慶時饋贈禮金。
現在也泛指獎金、賄賂他人的錢。
 
 
紅包,也正如其名所說,最開始的紅包就是紅色的且以紙質居多,但是限於技術,最開始的紅包大都比較簡單,形式也比較單一,上面更是連圖案文字幾乎都沒有,隨着社會的進步,科技的發展,以及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,市面上出現了各種不同的紅包,款式新穎,圖案漂亮,包裝精美,但是這時候的紅包還是以紅色爲主,這幾年,在中國廣東地區以及港澳台地區出現了一種金色的紅包,廣東人稱之爲“利是封”,“金箔利是封”這種紅包大都由金箔材料做成,由於是金色,顯得富貴,壓紋也很漂亮,再加上材質新穎,一經上市便受到廣大消費者的喜愛,尤其是在港澳台以及廣東地區,現在該產品已經遠銷新加坡等東南亞地區。
 
 派“紅包”是中國新年的一種習俗,中國人人喜愛紅色,因爲紅色象征活力、愉快與好運。派發紅包給未成年的晚輩(根據中國人的觀念,已婚者就算成年),是表示把祝願和好運帶給他們。紅包里的錢,隻是要讓孩子們開心,其主要意義是在紅紙,因爲它象征好運。因此,在分派紅包的長輩面前打開紅包,是不禮貌的做法。

春節拜年時,長輩要將事先准備好的壓歲錢分給晚輩,據說壓歲錢可以壓住邪祟,因爲 “歲” 與 “祟” 諧音,晚輩得到壓歲錢就可以平平安安度過一歲。壓歲錢有兩種,一種是以彩繩穿線編作龍形,置於床腳,此記載見於《燕京歲時記》;另一種是最常見的,即由家長用紅紙包裹分給孩子的錢。壓歲錢可在晚輩拜年後當眾賞給,亦可在除夕夜孩子睡着時,由家長偷偷地放在孩子的枕頭底下。

民間認爲分壓歲錢給孩子,當惡鬼妖魔或“年”去傷害孩子時,孩子可以用這些錢賄賂它們而化凶爲吉。清人吳曼雲《壓歲錢》的詩中雲:“百十錢穿彩線長,分來再枕自收藏,商量爆竹談簫價,添得嬌兒一夜忙”。由此看來,壓歲錢牽系着一顆顆童心,而孩子的壓歲錢主要用來買鞭炮、玩具和糖果等節日所需的東西。

現在長輩爲晚輩分送壓歲錢的習俗仍然盛行,壓歲錢的數額從幾十到幾百不等,這些壓歲錢多被孩子們用來購買圖書和學習用品,新的時尚爲壓歲錢賦予了新的内容。
 

習俗及意義

送「紅包」和收「紅包」,是華人長久以來的傳統習俗。 派“紅包”是華人新年的一種習俗,華人喜愛紅色,因爲紅色象征活力、愉快與好運。 紅包文化原先是出自於中國人尚往來的一種正常人際關係,體現和諧相處的友好情結。過去幾百年以迄於今,紅包往來從本質上來說,還是以這個意義居多。不過送紅包更爲普遍的意義,一是給晚輩一種「關愛」,壓歲錢、生日祝願都含有平安吉祥的寓意;二是婚嫁喜慶「有喜當賀」的禮儀,以及親友初會、相聚互饋祝願的表示;再一種則是完全出自内心感戴之情的酬謝。

而回饋他人辛勞,給喜娘、道士、僧尼、轎夫、吹鼓手、車夫等等的紅包,一般又叫作「花彩」,今天則是「小費」。應該說紅包文化除了體現中國人注重禮尚往來外,還有受惠不忘施予者,也有不敢忘恩負義的心態。

全球七大洲,凡有華人的地方,紅包文化都赫然存在,並堂而皇之。旅居海外的華人返鄉省親祭祖時,例行都要給親友族人送紅包。由於人有親疏,禮分厚薄,所送出的紅包也就有大、中、小三檔,見什麼人發什麼紅包,這也是紅包文化的一個特征。
 

派發方法

派發紅包給未成年的晚輩(根據華人的觀念,已婚者就算成年),是表示把祝願和好運帶給他們。紅包里的錢,隻是要讓孩子們開心,其主要意義是在紅紙,因爲它象征好運。因此,在分派紅包的長輩面前打開紅包,是不禮貌的做法。

春節拜年時,長輩要將事先准備好的壓歲錢分給晚輩,據說壓歲錢可以壓住邪祟,因爲 “歲” 與 “祟” 諧音,晚輩得到壓歲錢就可以平平安安度過一歲。壓歲錢有兩種,一種是以彩繩穿線編作龍形,置於床腳,此記載見於《燕京歲時記》;另一種是最常見的,即由家長用紅紙包裹分給孩子的錢。壓歲錢可在晚輩拜年後當眾賞給,亦可在除夕夜孩子睡着時,由家長偷偷地放在孩子的枕頭底下。

在異國他鄉,一些與華人有往來的其它族裔朋友,對華夏的紅包文化也是隨俗例行,民間如此,社區、公司也奉行如儀。

上世紀最後一個龍年春節,時任舊金山市長的布朗,正月初一與華人共賀新禧時,也給與會民眾派發紅包壓歲錢,把節日氣氛中美文化交融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更有甚者,一些銀行、商家在春節期間,從樓宇高處往下撒放紅包,漫天飛舞宛如落英繽紛,街心人眾如潮洶湧,爭先趨之若鶩。人們「沖」的不是那小紅包内微不足道的一美元,「求」的是能得到紅包圖個吉利,來年招財進寶

戲曲舞台於新春演出時,劇中有挨殺、暴斃或披戴孝的角色,戲班老板要給扮演者送紅包,讓他們拿去煮碗太平面吃,既作補償獎勵又爲除晦消災。此習俗至今許多劇團仍在例行。就是平日里劇團在鄉間演出,觀眾給劇中人(其實就是演員)送紅包,也是屢見不鮮。

去年筆者返鄉到福建長樂縣看戲,劇中演到一書生在法場哭訴冤屈,令觀眾掬一把同情之淚。此時有一位著時裝的觀眾走上台去,把一個紅包插在這個將要「斬首」的書生發髻上。

處於這種情況,台上演員不受幹擾照演照唱,台下觀眾也不以爲怪還嘖嘖稱讚。大家都明白此乃「善擧」,既同情冤屈者,又爲演員送去晦氣迎來吉祥。
 
上世紀四十年代,上海一電影公司拍部新片,劇中有一「洋人」被鎗殺。事後出品人給那位客串「洋人」的外國朋友送上一個紅包。對方知道紅包就是錢,但不知這錢是什麼錢。當他知道這是「消災吉祥錢」時不禁哈哈大笑,還說以後有「鎗斃」時再找他。

所有這些不屬於禮儀上的紅包,則寓有消災祛邪、祈求平安吉祥,與惻憫憐恤藉慰精神之意。
 

相關故事

這里有一個流傳很廣的故事。傳說,古時候有一種身黑手白的小妖,名字叫"祟",每年的年三十夜里出來害人,它用手在熟睡的孩子頭上摸三下,孩子嚇得哭起來,然後就發燒,講囈語而從此得病,幾天後熱退病去,但聰明機靈的孩子卻變成了癡呆瘋癲的傻子了。人們怕祟來害孩子,就點亮燈火團坐不睡,稱爲"守祟"。

嘉興府有一戶姓管的人家,夫妻倆老年得子,視爲掌上明珠。到了年三十夜晚,他們怕祟來害孩子,就逼着孩子玩。孩子用紅紙包了八枚銅錢,拆開包上,包上又拆開,一直玩到睡下,包着的八枚銅錢就放到枕頭邊。夫妻倆不敢合眼,挨着孩子長夜守祟。半夜里,一陣巨風吹開了房門,吹滅了燈火,黑矮的小人用它的白手摸孩子的頭時,孩子的枕邊進裂出一道亮光,祟急忙縮回手尖叫着逃跑了。管氏夫婦把用紅紙包八枚銅錢嚇退祟的事告訴了大家。大家也都學着在年夜飯後用紅紙包上八枚銅錢交給孩子放在枕邊,果然以後祟就再也不敢來害小孩子了。到了明清時,壓歲錢大多數是用紅繩串着賜給孩子。

民國以後,則演變爲用紅紙包一百文銅元,其寓義爲"長命百歲",給已經成年的晚輩壓歲錢,紅紙里包的是一枚大洋,象征着"財源茂盛"、"一本萬利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